舒淇:我红了这么久,你竟然洗白我?

2019-07-10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
原标题:舒淇:我红了这么久,你竟然洗白我?

前段时间,粉丝晒出舒淇的一组精修照片。她标志性的小麦色皮肤,被调成了流行的“冷光白”。面对粉丝的“用心”,舒淇并不买账,留言抗议道:“你怎么不去粉一个白人?”

此言一出,众多粉丝留言支持。

舒淇自出道以来,就是靠着这份真实坦荡,走进粉丝心里。

在人们的审美观、价值观日渐趋同的年代里,舒淇所有的努力,是为了把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时刻,都刻上“舒淇”的名字。

在她的微博里,看不到浓妆艳抹,精心修饰的照片。一只猫咪,三五好友,开怀大笑,就是最好的装扮。这很“舒淇”。

展开全文

她的婚礼,没有沙滩,游艇,香槟派对,只有一双球鞋,一身3000块的婚纱。这很“舒淇”。

对于那句励志的伪语录,“我要把脱掉的衣服,一件件穿回来”,舒淇坦坦荡荡地说:“我没说过,我也从没想把脱掉的衣服穿回来。”

无比“舒淇”。

很多明星喜欢立人设,学霸,专一,忠诚......可是随立随崩。

舒淇,没有人设。她就是独一无二的自己,任凭别人怎么诋毁,也崩不了。

人活一世,最难得的是,沧桑历尽,始终能够保全自我。

成功有千万种可能,但是____,就一定会失败。

尤金·扎米亚金在小说《我们》中,讲述了一个人们只有编号,没有自我的故事。

号码们一生追求的终极“幸福”就是跟别人一样。

他们每天同一时间起床,同一时间工作,同一秒吃饭,同一秒散步,同一秒躺下睡觉......

任何与众不同的行为都会被视为“失败”,甚至是“精神错乱”。

真实的世界里,正上演着相似的桥段。

上大学时,放弃自己喜欢的冷门专业,选择“更好找工作”的热门专业,结果一毕业,就沦为人才市场的分母。

遇到更适合自己的工作机会,为了生计,不得不守着原来的铁饭碗,熬夜加班,____。

对一个项目有自己的看法,眼看别人都不表态,就不好意思当出头鸟。

朋友聚会,除了____,就是尴尬吹捧,害怕张扬自我,就再也融不进那个小圈子。

大家上差不多的学校,读差不多的专业,找差不多的工作,在差不多的年龄结婚生子,吃差不多的网红美食,去差不多的旅游胜地,买差不多的保健品,用差不多的手机......

不少人像男主角D-503一样茫然,怀疑过这样“随大流”地过一辈子,意义在哪里。

D-503因为一个姑娘,脑子里开始产生了对未来的幻想,可是很快他就被发现了,马上被执行了最伟大的手术——大脑中控制幻想的部分被x光灼烧殆尽。

他终于恢复了“正常”,又可以跟大家行动一致了。

而现实中,人们顺从地完成了自我阉割。我们有自主的权利,却没有自主的勇气。我们假装工作,假装努力,假装生活。

活得如同行尸走肉,没有半点意义。

活出自我,这点很重要,否则就是一个个无甚差别的号码。

现实比小说更荒诞,我们不仅用“标准”束缚自己,还用同一套标准衡量和批判别人。

大学要读985、211,工作要体制内,结婚要门当户对,孩子要儿女双全……

哲学家萨特说:“他人即地狱。”

渴望在别人眼中完美无缺,却往往在别人嘴下一败涂地。

第五季《奇葩说》,呼声最高的马薇薇表现欠佳,人们说她故意放水。

在临别致辞里,她回忆了参赛的心路历程:

“从第一季,大家说我过分刻薄;

第二季我变得温婉了,大家又说我失去了锋芒;

然后第三季我努力开始讲段子,他们说完了,你被金钱裹挟了、综艺化了;

到了第四季的时候,我想分享一下个人的故事的时候,他们说完了,马薇薇你失去了自我;

终于到了第五季,我发现我可以好好好好地崩溃了。”

此番真情流露,却又被解读成卖惨,博同情。不过,她终于可以好好好好地做自己了。

山本耀司说:“‘自己’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,撞上一些别的什么,反弹回来,才会了解‘自己’。”

认识自己,从来就不是一件舒服容易的事。

我们必须跟别人碰撞,跟环境碰撞,跟所谓“正确”碰撞,经历过痛苦、挣扎,才能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。

坚定的信念和岁月的沉淀,会把这种与众不同,打磨成“无可替代”。

外界总有很多声音,想把你变成规定的样子。而内心坚定的人会主动降噪,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

有一次,刘震云对高晓松说:

“你把很多东西都想得很通。如果你一生沉浸在一个领域里,真的就是大师了。你的问题就是,什么都懂点。”

高晓松却不以为然,他知道自己从小就定力不足,才想把喜欢的事都试一遍。

1991年,他不顾家人反对,从清华电子工程系退学,召集一帮朋友,开始玩音乐。

一首《同桌的你》,红遍____。

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乘胜追击的时候,他突然消失在大众视野,开始满世界游荡,写了几部小说,销量不佳。

回来后,认认真真拍了几部电影,票房不佳。

人们说他,江郎才尽。

再一次见识他的才华,在一档叫《晓说》的节目里,天文地理,中外历史,热点八卦,他都能信手拈来,融会贯通。

与其说他定力不足,不如说,他一直在找一种舒服的方式表达自我。

面对非议,不必给自己辩解。堵住别人的嘴,最好的方式,就是做好自己的事,尽快做出一些成绩。

最近,49岁的高晓松做了一档新节目《晓年鉴》,他要在50岁之前,把自己的人生,从头好好捋一遍。

那些年,爱过的人,打过的架,得过的荣誉,出过的洋相......他一样样掏出来,如数家珍。

人生最好的状态,不是不犯错,而是不后悔。他的前半生算不上完美,但足够完整。

完美,是为别人而活;完整,是为自己而活。一生中,最该对得起的人,就是自己。

人们总是有各种借口,逃避做自己:没钱,没闲,没资源,没背景......

大多数人,扮演一个不是自己的人,庸庸碌碌,度过一生。

一个人铁了心要做自己,什么都限制不了你。

去年,一段视频爆红网络,视频里的女搬运工面容清秀,扛起货物来,举重若轻。

她叫朱芊佩,被网友称作“最美搬运工”。

她曾经做过办公室文员,却因为“不想戴着假面具做人”,最终选择了从小就向往的搬运行业。

小朱的房间里有一块牌子,上面用英文写着“接受我是我”。

她接受自己,接受自己的喜好与抗拒,接受自己的拥有与缺憾,接受自己不同于他人的人生轨迹。

她说,“香港有很多阶层,我就属于草根,很自由,也很快乐。”

最近,她参加了一档相亲节目。不少嘉宾被她的外形吸引,看过她工作的场面后,却纷纷面露难色。

“会不会为了男方,放弃现在的工作?”

“考不考虑做健身教练?”

面对男方家长轮番轰炸的“建议”,小朱没有让步,一再强调:“我热爱这个行业”。

不少男嘉宾表示难以理解,有的家长甚至直接灭灯。

在众多男嘉宾中,她只对其中一个动了心。每个人都夸她漂亮,那个人却说,欣赏她坚韧的灵魂。

主持人孟非可谓阅人无数,也对小朱表现出了十二分的敬意。

他说,干这行这么久,从来没见过如此“独一无二的灵魂”,因为大家都“差不多”。

我们不是生来就差不多的,而是活着活着,才差不多的。

希腊神话中有个黑店老板,叫普洛克路斯忒斯。他的旅店里有张铁床,高人会被截短,矮人会被拉长,直到与床等齐。

许多人正躺在这样一张床上,为抢到一个床位而沾沾自喜。很快人们就发现这张床并不舒服,人们躺在上面,辗转反侧,盼望着熬到天亮。

得到一张床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得到一套成功的模版,却怎样也无法摆脱平庸。

平庸,无关命运,都是自找的。

趁着一切还来得及,不要熬,要拼。赶快逃离那魔鬼的床,去找一张适合自己的床。

哲学家安·兰德把自由分为三个层次:

第一层,不做奴隶。

做任何事,不期待别人的认可,不要求金钱、名望等任何形式的回报。

不做奴隶做什么?

第二层,做自己。

不是____,恣意享乐,而是发挥自己的优势和美德。

怎样持之以恒做自己?

第三层,找到某种天职般的使命,心甘情愿被束缚。

一生中,一定有那么一件事,让你渴望沉浸其中。为了达到更高的造诣,努力克服种种挑战,甘愿为之付任何代价。如果成功,你会满心欢喜;如果不成,你也绝不后悔。

这,就是你的使命。

真正的梦想,不会折磨灵魂,而会安顿灵魂。

有使命感的人,不被时间催着,“完成”任务似的仓皇度日;不被大众审美裹挟,追求虚无缥缈的“完美”。

而是接受自己的不完美,活出自己的节奏,用一生的时间,雕刻出一个“完整”的自己。

所谓完整人生,是当你垂垂老矣,回首往事,可以坦然地对二十几岁的自己说:

“你想做的事,我尽力了;你心底的信念,我守住了;我没变成自己讨厌的那个样子。”

真正的成功,不是超越别人,而是成全自己。

相关文章